139-1042-7316

环创赛导师王鹏鹞:环保产业创新需要更多 “中国合伙人”

时间:2021-06-23 阅读量:309

面对新一轮环保行业的创新发展热潮,他很坦诚,“有一些创新的门槛,确实提高了,需要大体量投资、全产业链团队、较强的市场能力等等。”如何整合各方资源,建立起技术和产业的连接,是此次他受邀担任环创赛导师所携的 “目的性”。


“新舵手正在加速成长”。被描述为“现象级接班”的王鹏鹞,上任两年多以来,已经成为外界认知鹏鹞环保的新形象。除全盘接手日常业务拓展及企业管理运营外,他投入很大精力与资金推出的PPMI(鹏鹞预制化、模块化、集成化装配式水厂)产品,可能是作为集团新掌门,在企业发展阶段中起承转合意味更为浓厚的一件事。作为第七届环保创新创业大赛的新任导师,他在其间的收获、体会,届时将成为向同行、向选手们的重要分享。

图片

一方面,在行业内敢为人先、开发应用环保新技术、新装备,是鹏鹞环保的优良传统,也是其作为民营环保企业,至今稳健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。另一方面,有着环保行业“黄埔军校”之称的鹏鹞环保,在宜兴环保产业发展中,始终占据独特地位,2018年投资3亿元建设宜兴环保装备智造园,也是意在服务当地环保装备制造智能化、标准化水平提升,促进宜兴环保产业升级。

PPMI开发,正是这样一个兼具多重意味的企业创新实践。为此,王鹏鹞花了两年多时间,从工业设计到样品,从产品到生产线打造,走了一遭环保装备创新开发的完整链条。这是一段与父辈前行似曾相识的路程,但沿途的“风景”已然不同:如今的鹏鹞环保,已成为业务覆盖全国的全产业链环保集团,一项技术产品并不简单为了争取市场份额、制造新赢利点。而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、创造发展的新时代背景下,环保行业产品革新如今可以调动的资源,在数量和质量上与此前已天差地别。如何站在进步的阶梯上,实现环保产业发展质量水平的跃升,王鹏鹞的这次尝试,因此更具意义。

是一个新产品,又不仅仅是一个产品

PPMI(鹏鹞预制化、模块化、集成化装配式水厂)

开发不锈钢装配式水厂的决定,来自当时还在任上的董事长王洪春。他对刚接任总裁的王鹏鹞说,是时候做这个事情了。他说的这个时机,是指国际钢材价格开始显著进入下行区间,不锈钢装配式水厂在成本上,与传统产品有了可比性。

关于这件事他们想了很久。做了二三十年的水厂项目,深知钢混结构传统水工建筑方式的薄弱点,不仅是工程本身稳定性、可靠性和使用寿命的问题,还有与之相关的企业端的生产方式,同样凸显弊端,亟待革新。

王鹏鹞解释说,现场浇筑对施工精度要求非常高,工程质量与施工团队、项目经理的水平与责任心,跟当批工人的技术熟练程度都紧密挂钩。一旦有环节做得不够好,钢混水工建筑就会产生一些不易发现的风险点。“比如在使用过程中,水侵蚀水泥,与其中的碳钢接触形成剥落,影响建筑的结构稳定。”

而现场施工、质量控制所需要的时间、人力以及管理精力,都是显著影响环保企业收益及运营管理的“成本要素”。相比之下,不锈钢装配式水厂,不仅在水环境中的性能及寿命方面,全面碾压传统碳钢钢混,其预制装配的方式还将改变水厂项目的生产及运营管理模式。

第一、大幅缩短施工周期。经他们初步测算,使用装配式可将原本一年的施工期缩短至三个月左右,而施工周期对项目收益率的影响非常大。第二、优化成本结构。传统现场浇筑方式之所以成本比较低,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较低的劳动力价格。现在的情况则恰恰相反,熟练工难寻,薪资要求也显著提高。预制方式则尽可能减少现场人力,优化成本结构。第三,改变收益结构。环保现场施工的特点决定了有很多配套项目需求,相当一部分收益被配套企业分享,而新产品则可以取代很多配套服务,将收益主要留在环保企业。

生产成本、收益结构的优化,叠加原材料价格的下行,使得不锈钢装配式水厂的市场竞争力凸显。“这始终是我们进行革新判断的重要依据。对于价格敏感的环保行业,这很重要。”王鹏鹞同时表示,他并不担忧产品推出后肯定会出现的竞品甚至是仿制。

一方面,必须承认环保产业里高精尖、不可复制的技术,其实较少,被模仿是先行者的宿命。另一方面,他做这件事的兴趣点和期望,还在于推动形成新的行业发展趋势,大家都在研究和实践,其实是好事。当然,给他更多底气的是,将来的竞争也不单纯是在产品层面,对新产品的考量,是放在目前鹏鹞全产业链的事业格局中,多重价值的实现。

管理专家陈春花最近谈到,商业模式的确立,关键在于企业怎么和客户确定价值,获得顾客的共鸣。那么在性能提升的实用价值之外,一个环保产品革新还将怎样被赋予意义并为市场接受?

“传统水工建筑是碳不友善的产品。”在“双碳”时代下,节能减排势必将重写生产制造业的逻辑,不锈钢装配式水厂也因此可能获得市场竞争力的“加分”。近期,王鹏鹞将收到一份来自独立第三方专业机构的研究报告。该碳排放研究机构围绕鹏鹞新近一个五万吨水厂项目,进行新旧两种模式下碳排放量、碳足迹的分析比较。“届时将有助于量化新产品的低碳性能,并据此制定产品标准。”这是另一件符合王鹏鹞兴趣的事,也许将来环保产品和生产过程的节能减排表现,会成为市场和客户考虑的因素。

在中国制造底色上推动环保装备升级,是跨界开发项目,环保企业要学会借力,也要做好甲方

“虽然市场已经有了积极反馈,但我们的PPMI还是一个未完成作品,仍在完善改进之中。”王鹏鹞坦言,一开始,他考虑得比较简单,直到真正上手,才发现里面大有门道,难点不少。在这一过程中,和工业设计、机械制造、不锈钢加工、工业机器人、柔性生产线、特种焊接等一大批国内专业甚至是顶级的团队合作,王鹏鹞看了很多,自己也学了很多。

首先是工业设计环节。他说,在产品设计方面,我们首先明确要找到一个最优的结构设计,在保障结构强度下尽可能省材。其事关产品品质与成本,非常重要。“以产品均厚为例,如果超过8毫米或10毫米,产品的竞争力就会非常低。我们希望把均厚控制在5毫米以内,同时能使强度支撑其作为水工构筑物,因此对结构设计的要求很高。”通过和专家的反复研究论证,他们确立了波浪型的基础结构,并通过仿真模拟、加强运算等数字化工具得到了理想结果。第一台样机出来后,大家很振奋,判断可以进入产业化阶段。但这时就面临着专用生产线的空白。

“如果要实现量产、标准化生产,必须量身定制,开发一整条专用生产线。”这是整个开发过程中技术、资金、精力等投入最密集的部分。一开始预想在六个月左右完成的生产线,前后花了两年多时间,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对生产线的精度和反复地调试改进上。

王鹏鹞说,不锈钢机械加工是一个成熟产业,也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领域,只有亲身实践,才能体会。比如在3-5毫米薄的不锈钢板上焊接,加温带来的材料变形非常大。要保证焊接精度,保证每个波形的一致度,实际上要做的工作非常多。“我们对焊接效率的要求也在不断提升,从一开始的双面焊接,到现在推进一次焊接双面成型工艺,一边生产一边改进。”

图片图片

和当时父辈们搞设备研发相比,他如今可用的智力资源和制造支撑,来自于全球最完整的制造业链条和配套。王鹏鹞也表示,这样一个产品,来自于跨领域的合作开发,是企业内外很多专业团队、很多资源合作的结果,并不是凭环保企业一己之力就可以做成的。

从制造业很多专业水平已非常高的领域,来看环保装备生产的技术难题,常常给他们豁然开朗的感觉。比如柔性生产线,参考汽车生产线,发现环保产品生产在对方的技术维度里挺容易解决,毕竟一条汽车生产线可以柔性生产五六种汽车型号。还比如当时让他觉得几乎不可能实现的“大体量复杂精准”焊接,结果在造船厂专业焊接团队看来,堪称简单,对方的日常操作是几百米长、密封性要求极高的轮船焊接。

鹏鹞与外部专业团队的合作,大多采取项目的形式共同开发。他们在其中是甲方的角色。简单来说,就是鹏鹞提具体要求,其他专业团队提供解决方案。这两年多时间,王鹏鹞发掘发展了一批优秀合作伙伴。但他同时强调,在跨界合作中,环保企业千万不能失去掌控权,必须时刻目标明确,牢牢把控流程。

“其实在这条生产线的开发上,我们是绝对主导。其他领域的专业团队很多时候并不清楚我们生产的实际情况和需要,给出的意见不一定是最适合的。这时就要我们拿主意,他们提供专业意见、验证以及实现方案。”他举了个例子,当时合作方为生产线做了吊装设计,这可能是一些其他行业的常规做法。但在环保设备加工环境下,安全风险极大,会给管理带来很大麻烦。“我们根据自身需求提出采用翻转方式,这后来被证明是很巧妙的一步。”

民营企业是创新最接地气的力量,如何整合各方资源,需要机制探索

以前做一件事,国人总习惯先向外,看看发达国家有没有做过。但不知不觉中,我们的目光开始专注脚下。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很多疑问和需求,在“西方”已没有现成答案。

“当时我接到这个产品开发任务时,第一个念头也是想先看看国外是怎么操作的。”在国外读了十几年书,王鹏鹞有很多在发达国家工程行业从业的同学,拜托他们四处了解,发现并没有普遍的装配式水工构筑物应用。这反而鼓励了他,要把这个产品做出来。

王鹏鹞表示,一方面,在基础设施领域,由于发展阶段的差异性,中国反而是更有活力的市场,对创新的需求和动力比较足。另一方面,作为民营环保企业,更有动力推进应用层面的创新。“我们是靠技术吃饭的,这一直是企业内部的集体座右铭。只有好的产品、好的工艺,才能给民营环保企业生存发展的空间。与此同时,身处行业一线,也最能感知和把握应用创新的方向和层次。”

对于新一轮环保行业的创新发展热潮,他很坦诚,有一些创新的门槛,确实提高了,需要大体量投资、全产业链团队、较强的市场能力等等。“就比如不锈钢装配式水厂,不仅仅是对构筑物的改变,很多相关处理工艺也需要改进,是一个系统工程,在水厂方面具有全产业链能力,做起来才会比较得心应手。同时,市场能力也非常关键,新产品做得出来还要能推得出去。”

如今,王鹏鹞和鹏鹞环保,拥有推动环保行业持续创新的动力和能力,也有很多想法和需求,这是他上任后力推“合伙人”制度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他认为环保领域的技术需求主要来自两个方面:从眼前看,传统处理领域还有很多技术问题待解决,水平提升还有很大空间。向未来,环保行业更大的市场和技术需求,在于污染控制关口向生产端的前移,从源头、从资源化等角度解决污染问题。

“我个人目前比较看好的半导体废水治理,以及高耗能基础行业生产环节的碳排放削减,当然这些都需要投入很多尖端人才和资源,特别是需要环保和生产端行业的精英联手研究。”王鹏鹞说,如何整合各方资源,建立起技术和产业的连接,是此次他受邀担任环创赛导师所携的 “目的性”。

“其实宜兴是一个技术、资本、商务等各种丰富资源的汇聚之地,我这里能接触到的就不少,但之所以没能很好生发产业发展的活力,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各种资源之间缺乏连接,也缺乏专业的人才和团队。”如果此次有所发现,他愿意为其提供对接、整合资源的帮助,甚至可以做背后的推手,为其加速成长创造有利条件。

不过,王鹏鹞“挑人”的标准也很明确,要招揽的是事业“合伙人”,必须具备较强的主动性和独立性。除了在技术方向上的彼此契合外,更看重那些主观能动性强、会借力、具备协调合作能力的人。“要适合在平台上工作。能够进入环创赛的选手,相信其本身的技术能力都不会差。合作的关键是看我能不能帮助你的现在和未来,而你又是否愿意有人来帮你。”
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   AD   -------------------


图片